顾玖

加州清光 流司清光 佐藤流司 清安
荼岩

安清♡

●囚禁play

●又是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文的坑

    记录下脑洞xx

        

当清光猛地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安定那黑色又泛着点幽兰色的眼睛。

“呀,终于醒了吗。”他笑笑把脸从清光的身上挪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唔...哈哈,又是做了什么噩梦醒的?”

清光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嗓子嘶哑的只能吐出几个勉强听得出的音节“qiu.....”安定拿了杯水往清光走来,扒开清光的唇就往他嘴里灌水,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乖,喝水。”

“咳咳咳咳求你....”清光被突然灌下来的水呛到,眼里不由得流出了点泪,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安定“求你不要丢下我...咳咳咳......”安定挑眉一笑“噢?”

“我...我会打扮的很可爱的,求你不要丢下我。”清光晃了晃手想去抓他的裤脚,却忘了自己的手脚早已被铁链紧紧绑住,寂静的地牢里响起了一串铁链的晃动声。

“哈哈...”安定嘲讽似的轻笑了一声,蹲下身来用力揪住清光的头发往后拉,欣赏着清光因疼痛而有些扭曲的脸暴露在隐隐约约渗下来的阳光中,慢慢凑近清光的耳边“那你...以后可都要乖乖听我的话哦~”

听着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清光的眼睛像是逐渐失去光泽的红宝石般,慢慢阖上眼,眼角流出了一道泪痕。“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他想。

清安

♦幼儿园文笔
♢突然的一个脑洞产出来的刀
♦视角有变化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3.
看着眼前人的表情慢慢的由惊恐变成了坚定的神情。接着我看见他身边冒出了渗人的黑气,连忙伸手去拉他,但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安定!!”脱口而出的名字让我自己都愣住了......想再去细想与他发生的事可头又开始撕心裂肺的疼起来。

我忍不住抱着头蜷缩在轮椅上,突然感觉肩像被钳子狠狠的掐住了一样“清光...你...你想起来了吗?!”我竭力想忍住这疼痛,抬起头,笑着朝他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能跟他说上一句话便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看到了那张蹙着眉紧张叫着我名字的脸。好像记忆深处的什么东西想要冲破这禁锢,头也疼的越发厉害了。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脑海里记起了什么。我,加州清光,河原之子。原主是那个温柔又强大的冲田总司。另外还有土方先生和近藤先生的刀.......

“唔...”头痛的再也想不起其他事了。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堀川第一个打开门冲了进来“加州先生你没事吧?!”接着又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头,小声的说“你...你还记得我们吗?”

看着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可爱,噗嗤笑出了声便伸手往他头上揉了一把“当然记得你们啦!”门口刚进来的三个人也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们的。”那个穿着新选组羽织围着白围巾的人又开始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啊嘞,我怎么会说“又”?

“嘶...”头又开始疼了,我是不是又忘了什么...尽量摆出自认为最友善的笑“那个......”我打断了他“你是...?”

屋里一阵吸气声,沉默了一阵子,“加州先生...?”堀川晃了晃我的手臂“你没事吧...”

“啊...没事。”我尴尬的笑笑,悄悄抬起头看那个人,只见他已慢慢红了眼眶,他强忍着没哭出来的样子竟让我觉得有些心疼。见我盯着他看,立马转过身去擦去不小心流下来的眼泪。

“...清光你这个笨蛋!!”带着重重的鼻音说出奶凶的话后打开门一路冲了出去,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我听见门外他呜呜的哭声,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捶上一拳一样。

明明...完全不认识他啊。

4.

这之后的一周里,我和清光又“认识”了一次,终于...又成了朋友。终于又可以回到每天早上一醒来就可以见到他懒洋洋的伸着懒腰,每天一起手合,一起内番,打打闹闹的日常了!

但...在这之后的第七天,我睁开眼睛,想着今天要和他表白的事羞涩的笑了笑,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定,准备扑在清光床上说早安的时候,他一个翻身躲了过去,用警惕的眼神盯着我。

...那眼神我并不陌生,那是清光面对时间朔行军时的表情。

“...你是谁。”冷漠的嗓音在寂静的早晨显得格外的刺耳,见我愣着没什么反应,拔出了他的刀指向了我,而我还半跪在地上“哈...清光。”想到了什么但自己还是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苦笑着慢慢的站了起来“又......忘记我了是吗?”

隔壁的土方组听见了这边的动静,卡内桑冲着我们叫了起来“喂!一大早的让人睡会觉啊!”但当他们推开门冲进来的时候还是被这场面吓了一跳“...喂,又怎么了?”

我看着他们疑惑的眼神抿了抿唇,正在组织语言的时候清光突然对着他们笑了起来“哈哈,抱歉抱歉。一早上醒过来这家伙就往我身上扑过来被吓到了而已。”又转头看向我“嘛,我知道我很可爱但也不用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热情吧。”

清光...没有忘记他们?但却忘记了我?

“...哈哈哈,说的也是呢。”努力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当然...看起来可能比较像哭多一点。门口的土方组也动了动唇刚想要说些什么,但被赶来的虎彻大哥阻止了,清光笑着对他们摆了摆手。

“呼,都走了呢...”清光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默默的说着,随即转过身来露出那令我熟悉又陌生的笑容“那么,介绍一下吧。我.......”

“我知道的!!”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啊,双手狠狠的拽着胸前的衣服,像是这样就可以把心里的痛减小一点一样。

“清光的事....我都知道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总是会忘记我?!!”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到他的瞳孔缩小了下,把手中的刀握的更紧了些。

“哈哈哈哈哈.....”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的痛夹杂着一些异样的情绪开始翻涌而出,额上那处被烙上暗堕印记的地方也开始一阵一阵的发烫“怎么了啊!?难道是因为上次在池田屋发生的事才会这样吗!!?”恍惚间我感觉自己的声音渐渐的变成了时间朔行军的声音,这冰冷陌生的嗓音一字一顿的说着令我心惊的话“那我...就去把一切都改回来!!”

看着清光缩着瞳孔愣住的表情,我竟觉得心里的痛快大过了那一抽一抽的痛。冷笑着冲了出去,跑到水潭那里的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清光刚刚要那个表情对着我了......

“哈哈哈哈哈,原来我...现在已经不是我了啊.......”自己的一头蓝发变成了白发,原本湛蓝色的眼睛也变成了令人害怕的黑色,隐隐的还能看到瞳孔里的暗红色。身体周围也弥漫着厚厚的黑紫色的气体......额上那处烙印的地方也开始长出了丑陋的犄角。

“哈哈哈哈....”看着水中陌生的倒影,沉默了一阵子后突然开始放声大笑,直到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呜呜呜...到底是为什么啊?!!”心中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水中那丑陋的倒影看着我笑了,笑着对我说“那就去改变它吧...把这一切都改过来.....”

“改过来吗....”低头看着自己现在这个丑陋的模样,嘴角边露出了从不属于自己的邪笑“能亲手杀了那个人...好像也不错呢.....”




清安

突然的脑洞(是个刀)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继续写

完全幼儿园文笔orz

可以的话|ૂ•ᴗ•⸝⸝)
       ↓

1.
“这是我们还年轻时候发生的事情。”
我侧头看睡在我腿上的那只炸毛的蓝色博美,忍不住伸手去帮他顺了顺毛。他睡着的样子不像醒着的时候这么闹腾,人如其名看上去很安定。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坐了一排聚精会神听我讲故事的短刀们轻笑了一声,“那时的我失忆了...”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恍惚间,我觉得有人在自己后面,可当我回过头时,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轮廓有些涣散,看不清脸,也看不清衣服的颜色。

可我知道,我认识这个人,他好像...是我很重要的人。可是,他是谁?脑海里完全没有他的记忆。只听见那人说:“我送你回去。”

“清光!!你醒啦!呼,吓死我了....你饿吗,有什么想吃的吗........”我醒过来时就听见身边有个声音一直在叽叽喳喳的吵着什么。

“唔...”阳光有些刺眼,当我张开眼睛时,眼前人的一头好看的蓝发被一根绳子高高的扎起来,颈间围了一条纯白的围巾。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关切的望着我。“真是的...以后这么危险的任务就不要自己硬抗了嘛,这次如果不是我去救你......”

唔...话好多。我开始思考我和他的关系以及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可一去想以前的事,头就疼的厉害。没办法...看来只能问问他了。

“等一下,”虽说有点不好但我还是打断了他“那个...你是?”

眼前的人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一下子愣在那里。“...哈哈哈,清光你在开什么玩笑吗...喂...这可一点也不好笑啊....”
             

2.
清光被虎彻大哥背回来时,我怕我又要失去他一次。我送他去手入的时候,他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那个问题。

一向乐观积极的我在面对清光把自己遗忘了的事情上选择了退缩......
尽管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还是怕,怕被人忘记,怕被这个陪自己这么多年的...最亲密的人所忘记......

过了好久,药研才推着轮椅出来。“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表情,大概很急躁吧,只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冒了出来。药研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严肃,沉默的摇了摇头。

再看坐在轮椅上盯着我的清光,那家伙的表情就像我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那样......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大和守安定。”他疑惑的抬起头又马上换上了笑容,金色的耳坠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你好!我是加州清光。”接着亮出他涂着暗红色指甲油的手摸着他的小马尾漏出了孩子特有的笑“呐,是不是很可爱?”】

“呐......”清光拉了拉我的羽织。我这才从回忆里出来,看着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那个我了......

伸手朝被时间朔行军砍掉一点的那一缕发上摸去,还是会感觉到额上时不时会一阵阵的发烫。现在再回想起那天的情景,依旧会毛骨悚然,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这样......我想救他啊!